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选手英语 《守望先锋》和职业选手英语导师畅谈选手背后的故事

当你住在离家很远的地方,语言对你来说是最大的问题。为了在这个遥远的地方吃饭,睡觉,生活,你要和别人交流。然而,学习一门语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且作为一个外国玩家,快速学习当地语言就更难了。

作为一名资深英语导师,索菲娅·安(Sophia Ahn)已经在北美教韩国球员将近两年了。去年,她的学生主要是英雄联盟的球员,但今年,她教了大约20名来自守望先锋联盟的球员。此外,她还帮助这些参赛者更快地适应了北美的生活方式。

守望先锋联盟今年正式开始第一季比赛。这个联盟的球员学英语有多难?《守望先锋》和《英雄联盟》在游戏条款上有什么区别?下面就来和指导职业球员场上场下的苏菲安聊聊,看看守望先锋的生活。

自从我们上次见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能和我们谈谈你最近在做什么吗?

今年我为先锋队开设了很多课程。大部分英雄联盟玩家的英语水平都达到了一定的水平,所以现在需要上课的同学没那么多,甚至有同学是我英语班毕业的。今年年初,《守望先锋联盟》第一季开播。我被派去教洛杉矶勇士队、洛杉矶角斗士队、费城融合队、波士顿崛起队、休斯顿神枪手队、达拉斯燃料队和旧金山振动队的球员。一共七个队,我负责他们的英语教学。

在你教过的这些队伍里,不知道你教过哪些具体的球员?

在我列出的七支队伍中,可以说所有韩国选手都是我的学生。这些队伍里韩国选手很多,大部分都是自己教的。不像英雄联盟,守望先锋不限制外援数量。

在所有韩国球队中,他们不需要用英语交流。所以不需要教。但是,只要队里有一个不同国籍的球员,英语就成了必修课。

你会同时教同一队的很多球员。那么你分组授课的时候,你的授课方式和一对一辅导有区别吗?

会有很大的区别。一对一辅导的好处是,你可以专注于某个玩家,在他学习语法的时候提供详细的反馈。所以有些选手会专门要求一对一辅导。

但是分组教学的时候,同时教一组学生或者两个学生就变得很有意思了。当一个玩家用英语说话时,另一个玩家会嘲笑他。我甚至会让他们做角色扮演练习。因为这些孩子都是职业选手,他们习惯在其中一个“干得好”的时候和别人比赛!同组的另一个人会马上准备好回答下一个问题。他们这样做可能是因为他们讨厌输掉比赛。所以我觉得分组教学是最好的方法。

教英语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常用口语?还是一个特殊的游戏术语?

这取决于球队的情况,球员的性格,以及他们开始学习的阶段。如果我有额外的时间,我更喜欢从说话开始,但是玩家想更快地学习游戏术语。比如我最早的教学团队:角斗士团队、英雄团队、上升团队,我会和他们一起练习口语。不过如果玩家在赛季中期加入球队,我会让他更快的学习游戏术语,比如勇者队的兔子,振动队的建筑师。我需要立即教他们游戏术语,以便他们能够尽快在团队战斗中使用它们。

我有时候会把从教练那里听到的词汇教给他们,教练会把具体的位置写在地图上,比如花村地图上的拉面店。教他们的时候,我会和他们一起进入拉面店,问他们拉面店的英文怎么说。

就振动团队而言,这是我最后一次接触,最需要我帮助的团队。于是我让他们写下游戏条款,大声快速的复述。我告诉他们边走边练,吃饭,洗澡,甚至睡觉。虽然这些术语很短,但当他们在球场上打球时,他们会忘记所有这些术语。只有大声重复100遍,才能牢牢记住。

我觉得你教看前锋的词汇会和英雄联盟不一样。《守望先锋》有什么特别的词吗?

就像我去年教英雄联盟的时候,要从零开始学先锋手表术语。有趣的是,每支先锋观看队都会用不同的词语来表达相同的意思。恢复健康的时候,有的队伍会说“医治我”,有的队伍会说“给我医治”。有的队伍会说“软潜”,有的队伍会说“进去”。

选择自己使用的词汇很重要。如果一个不会说英语只会用“治愈我”的玩家听到“治愈我”,他不会明白你在说什么。所以我会先和教练商量,然后再教球员术语。

还有很多其他的术语,比如“伤害助推我”、“口袋我”、“逼他们用ult”。有一次asher向我倾诉,问我怎么用英语说“让他们用ult”。不同的团队会使用“让他们使用ult”或“强迫他们使用ult”。

如果连《守望先锋》中不同的队伍用不同的词语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守望先锋》和《英雄联盟》中的术语肯定是完全不同的。

完全不一样。看拓荒者最常用的词汇是单雅之贤者,逼他们用大招,软潜,护我,待我,等等。在《英雄联盟》中,是传送、闪现、对齐、终击、塔、补刀、兵等阶段。

甚至表达“你被杀了”的语法/短语也不一样。在《英雄联盟》里是“一个敌人被杀了”,而在《守望先锋》里是“你被消灭了。”“一直”和“曾经”在语法上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在给玩家教语法的时候,会以这些为例。因为韩语没有现在完成时,教他们会比较容易。

除了你上面提到的,还有别的词吗?

因为看先锋的节奏快,玩家需要以非常快的速度交流。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求他们以更快的速度连续说十遍同一个短语。只有这样的练习才能让他们适应场上的交流。

我教英雄联盟玩家的时候,他们说话慢很多。他们会说“因果报应没有闪现”,“我要去我的丛林,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去敌人的丛林,你来吗?)”,或者“奥拉夫是米娅。罂粟花在这里”,常用完整的句子。手表先锋是“宋哈娜,宋哈娜,宋哈娜,宋哈娜!”,“走,走,走,走!”,或者“让他们使用,啊,啊!(逼他们用大招!大招!大招!)”(笑)

说实话,第一次听到场上前锋队员的声音,我是非常绝望的。当我听英雄联盟玩家的声音时,我可以慢慢听,然后做一些笔记。但是看先锋……我有一次问他们是不是真的听懂了他们声音里说的话,他们说完全听懂了,除了我大家都听懂了。

所以你教先锋守望者的短句都是短句。

事情是这样的。刚教他们句子的时候,我教他们“专注猴子”。语法正确的短句,但选手抱怨太长。他们叫我删“上”,“专注猴!专注猴子!专注猴子!”这句话语法错误,但我别无选择,只能这么教。ChoiHyoBin总是让我“变矮,我们能变矮吗?”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选手想学习正确的语法。比如命运,兔子,卡皮,戴飞,OGE都坚持正确学习。

为了更好的教会玩家游戏术语,你需要对游戏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你有没有为了学术语而亲自玩过游戏?

我玩过,最后还是放弃了。我觉得我性格很温柔。即使学生跟不上班级进度,我也会耐心等待,引导他们。虽然他们犯了很多错误,但我从来没有生过学生的气。但是我玩了游戏之后,给了他们更多的尊重。以前看到他们发脾气的时候,我会想“为什么他们控制不了自己?”但是现在,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们有多难。

你去过很多队基地,每个队的氛围都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从房子到生活方式,一切都不一样。有些球队住在宫殿般的房子里,享受国王的待遇。有些球队把球员分成两组,住在漂亮的公寓里。这两个球员只会随队训练。一些团队从好的餐馆订购食物,而另一些团队雇佣著名的厨师。

在你看来,哪个团队拥有最豪华的房子?

费城融合队,他们真的住在宫殿般的房子里。当你从外面看他们的房子时,你会感到有点胆怯。上次去英雄联盟Echo Fox球队基地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我想:“哇,我这辈子都没机会走进这样的房子。”

另外,费城融合队的游泳池不是家庭规模的游泳池。这里大到可以进行正规的游泳练习。他们甚至有一个大花园和篮球场。费城融合队的球员真的生活在一个美丽的宫殿里。

我觉得这样的地方也会有好吃的。

是的,他们在这个房子里也有一个经验丰富、高素质的厨师。尽管如此,他们的韩国球员在享受了一顿精心烹制的饭菜后,还是会投入拉面的怀抱。他们渴望吃辣(笑)。我教他们的第一天,就尝了酒店级别的菜。但是,HotBa和Sado似乎更喜欢韩国菜。他们在享受三孙酱(韩国辣酱)五花肉(韩国烤五花肉)。我终于决定和他们一起选五花肉,然后立刻和他们走得很近。至于角斗士,他们的韩国厨师将提供西餐和韩国菜。

在所有参赛选手中,英语进步最大的是哪一位?

由于课程不同,我很难对它们进行全面的比较。但如果非要说的话,《勇敢者队的卡里夫与命运》和《角斗士队的阿什尔》学得很快。Kariv一开始只能说“我是”和“你是”,现在没有他听不懂的话了。当我教英雄联盟球员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职业球员非常聪明,反应灵敏。

Kariv天生擅长用英语交流。他觉得坐着不动学不了东西,所以上课的时候总是说:“喂,要不要吃饺子?于是前几天去了韩国街。嘿,我的队友敏捷也这么做了。”他很难真正专心学习,但因为他很健谈,所以学得很快。只要他开始用韩语没完没了地说,我就会一直让他重复他用英语说的话。

阿什有很强的责任感。即使他说的是“啊英语!啊,英语!我要疯了,该死的英语。”他仍然努力学习,做所有的作业。然而,他不得不低头,偶尔休息两分钟,以保持注意力。

也有一些球员学习非常努力,就像在学校上课一样。例如,《命运》、《卡皮》、《苍蝇》和《OGE》。

哦!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大部分开拓者都很看英语。这是我最开心的工作。比如建筑师会发消息问我“没有其他作业了吗?”关于这个问题,ChoiHyoBin会在群聊里回复他:“可惜我们没有作业”(笑)。

像邦妮和OGE这样非常想学习的玩家会给我留言“你什么时候来?”“你今天能来吗?”他们总是带着英语笔记,仔细复习。上升队的队员也很努力。虽然他们的课是在休息日的早上,但像NeKo这样的球员在过去的五个月里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他总是第一个来到教室,尽力而为。可惜NeKo不是一个健谈的人。希望他能多说话。(笑声)

有没有选手把英语提高到可以用英语面试的地步?

因为英雄联盟的韩国球员学英语很久了,确实有可以用英语面试的球员。但在先驱者中,最长的学习时间不到一年,这也是为什么对他们来说还是很难的原因。而且他们面试的时候会配备翻译,不需要当面说太多。

尽管如此,卡列夫最近接受了英语采访。看到他的采访,我很感动。老实说,我认为我的许多学生都可以用英语面试。即使他们犯了语法错误,他们也只是太害羞了。比如Carpe,Fate,Kalios,英语都很好,面试也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喜欢和外国人交流的韩国玩家会学的很快,比如和外国人相处很好的HotBa,喜欢和外国人打交道开玩笑的OGE和卡利奥斯。其实选手听到的脏话也可以帮助他们更快地学习英语。我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但是Asher和Kariv真的很有骂人的天赋...

神枪手的阿尔汗两周前到达洛杉矶。他很难在适应比赛的同时学习英语。阿尔汗在英语方面很有创造力。),这太有意思了。例如,他会说“你明天有时间吗?(你明天有空吗?)”比如“你明天能和我约会吗?你明天能和我出去吗?)";放“我不同意你说的话。”(我不同意你说的。)”作为“闭嘴。”(闭嘴。有时他让我笑得很厉害,以至于我无法继续上课。

你教的一些职业选手已经离开美国回到家乡了。他们离开前你会和他们见面吗?

当然会。当我得知他们必须回韩国时,我真的很难过。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在他们离开前遇见他们,给他们买些食物。我会给他们买一些在韩国很难找到的食物。随着《守望先锋》第一季即将结束,赛季结束与下一季之间的时间是如此漫长。因为不知道谁能回到美国,我已经开始感到难过了。

我听说你可以教你的教练英语。教练学的英语和球员学的英语有区别吗?

我教了教练不同的单词。我教普通英语的时候,会教他们说“我希望,我希望,我希望你弹得更好”或者“如果你…/你不应该…”就好了。我会教他们不同的表达方式,从最温和到最强烈

像洛杉矶勇者队这样的球队,除了韩国球员,还会有其他国家的球员。还能教不会英语的外国选手吗?

因为有些教练/球员想和韩国队友交流,所以我真的会教那些想学韩语的人。而我原来的工作是在大学教韩语,所以对我来说很简单。

在所有的前卫守望队中,费城一体化队的队员明确表示要学韩语。我还在给他们上课。虽然有时候会因为课表的原因错过几节课,但是现在能听懂韩语了。他们知道怎么说“我是英国人,我是西蒙,我喜欢韩语中的单雅塔。”

因为勇者队的法国教练想学韩语,我最近也在教他。角斗士队的IRemiix想用韩语和韩国玩家开玩笑,所以也想学韩语。

选手经常学你没教过的单词或短语吗?

是的,很多。以“精神失常”为例。一般来说,我们说“你很神奇”,很少用“你疯了”来表达类似的意思。但在游戏中,这是一个很常见的词。

玩家也经常使用俚语。我曾经教过Asher怎么说“我今天有事”,但是他说“我今天有事。”他告诉我他是从队友那里学来的。我从来没有教过我的学生糟糕的词汇,他们都是自己学的。(笑声)

真的是很神奇的体验。可以听到选手讲一些平时看不到的故事。有什么想对正在看这个采访的朋友或者选手说的吗?

我不认为我教电子竞技英语是因为我是一个特殊的人。我接触这份工作是因为一个机会,这份工作真的很适合我。我教书很久了。当我知道有些学生需要不同于其他学生的教学方案时,我想挑战自己——如果我能教他们,作为老师,我可以教任何学生。

与普通学生不同,英语是职业选手赢得比赛的工具。每周,他们都会在极其困难和忙碌的时间表中留出一点时间来学习英语。看着这些球员,希望他们能尽可能的开心和成功。聚光灯背后,普通人很难理解自己每天需要承受的巨大压力和挫败感。

最后,我想对读这篇文章的人说点什么。球员每天都要打训练赛,每周都有正式比赛。他们唯一不变的目标就是赢得比赛。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在这个很难吃到自己喜欢的Ddukbokki的地方学会说英语。如果你喜欢的选手输了比赛,你应该拥抱他/她,而不是批评她。最希望球队赢的是球员自己,最希望球迷开心的是球迷。我会为这些球员和球迷竭尽全力!

点击展开全文

选手英语 《守望先锋》和职业选手英语导师畅谈选手背后的故事

当你住在离家很远的地方,语言对你来说是最大的问题。为了在这个遥远的地方吃饭,睡觉,生活,你要和别人交流。然而,学习一门语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而且作为一个外国玩家,快速学习当地语言就更难了。 作为一名资深英语导师,索菲娅·安(Sophia Ahn)已经在北美教韩国球员将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