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民生

张玮玮郭龙 现场|张玮玮&郭龙:就做个走江湖的艺人吧

张玮玮&郭龙&萨尔的“沿江而来”巡演行至上海,一起带来的还有玮玮的感冒和乌镇水边彻夜歌唱后倦怠的清醒。

一直这样,在舞台上读诗讲故事,脸上带着真诚,脸上带着冷酷的笑容,偶尔插几句,加上“他觉得嗓子不好,今天吃了九个梨,七八个润喉片,两杯蜂蜜水”这样的关键细节。张维为的“我喉咙里有感冒,但我心里没有感冒。我用我的心而不是我的喉咙唱歌。”如果别人说我牙齿酸,他会没事的,更不用说郭龙漂亮的补刀了。

10月27日晚的万代南梦宫大剧场全满,唱到后来年轻男女们像水草一样摇啊摇,浑然不觉已随音乐沉到龙宫底。张玮玮说“以为我们早就过气了”,但毕业时和同学们哭着唱《米店》的姑娘,多年后再听眼睛还依然亮亮的。

左起:萨尔、张维为、郭龙。刘思珍

张玮玮和郭龙不高产。《白银饭店》后至今没等到他们的新专辑。当初说的,这张专辑是告别,是必须有的一个交代。现在看起来,白银可能一直会是他们的母题。走江湖,做乐手,讨生活,过生活,在音乐里暂时地超越生活,白银像个秤砣,系住这两位白银男儿。

他们的歌里一句话也没说已经告别了白银,只是音乐褪色陈旧,前途未卜。与此同时,银城已经消失了。那些被后工业时代抛弃的人还停留在手工业时代。他们在充满活力的新世界能做什么?如果有这样的困惑,你不需要去张维为和郭龙了解他们少年时代的歌曲。

萨尔。马浩思

如今张玮玮和郭龙的二人乐队又添一男,是他们搬到云南后认识的哈萨克族乐手萨尔。长卷发异域脸的萨尔,和丸子头郭龙相当般配。二人偶一对视,以食指和中指置于眉心致意,乐声遂齐响起。这要不是哈萨克族的礼,就是两小儿凭空捏造的秘密暗号。台下有多少人看了手痒,回头就和身边人过一招的?

还有一个屏幕。有画面很少的外国舞者,有彩色霓虹灯般的“银酒店”字样,有黑白相间的小花小草,像小时候手绘动画一样简单。

萨尔弹吉他,玮玮手风琴和键盘,郭龙手鼓,音乐成分和三年前没有太大改变。对很多音乐人有新的期许,希望他们时不时做出了不起的,配方全不同的东西。对张玮玮和郭龙,最好一直都是这样。

他们的音乐在西北有着干瘪紧凑的节奏,但旋律却有着悠长的韵味。听苏联歌曲长大的那一代人已经老了,但手风琴和俄罗斯民歌仍然在年轻人的记忆中留下一种痒痒,抓住它,哎呦。

郭龙。马浩思

整肃的和声与流水的吉他,郭龙的手鼓会发出有温度的声音,沙沙沙,嘭嘭嘭,啦啦啦。这样的音乐一诞生就是老的,过多少年听也不会有面目全非的感觉。

和三年前在上海的专场相比,张维为话多了,节奏也放松了。关于西尔弗,关于他的父亲,这些年来他写得很真诚,说得很详细。魏巍的文笔很好,描写的故事就像一条流动的河流,都是很个人化的东西,但读起来却能感同身受。时间长了,好像通过文字很了解这个人。

张玮玮很可爱的,他的可爱不止舞台上的小绒线帽、拍照很难聚焦的满月脸和民国小眼镜儿。

张玮玮

他入世懂经,准备的段子新鲜活泼。讲的故事就很老,听听。

月亮爸爸:这首歌是长沙钟志刚写的,一首秋天的歌。23岁的魏薇第一次学习乐器时,是北京一家乐器公司的职员。第一次听小河唱这首歌的那晚,他在仓库里所有吉他盒子的背面都写了歌词:月亮,月亮,我问你/你今天几岁了/我什么时候长大的/但你还是很淡定。第二天吉他被送到全国各地,一定有人看过歌词。

《秀水街》的故事:当年IZ乐队解散,玮玮心情糟糕,喝了大酒,第二天去荷兰大使馆差点被拒签。宿醉和坏情绪搅出这首命运不好的歌,诞生后他始终唱不好它。每首歌都有自己的路,不可能全像《米店》一样好命。出生以后,它们不随创作者之意地独自上路。

星期三的故事是一首新歌,也是一段银色的过去。魏巍和郭龙,两个年轻的兄弟,认识了一个漂亮的女同学。父母都死于事故。之后,她靠每月200元生活,最后消失了。无数不同版本的传说流传在记得她的美丽的人们中间。在大理,卫尉听到一个特别不好的消息,在古城里一直走到凌晨三点才写下这首歌。记得一句歌词:“谁把金子埋在土里”。

张维为。刘思珍

玮玮最可爱的地方在重情。爱文艺的人年轻时候都重情,后来走的路多了,发现天地不仁的风光无限,许多人事就不牵记了。张玮玮变成养生的中年人,踢毽子啊,尽量不熬夜啊,但依然很多牵记。这种心大概挺累的,但是人都愿意看到冬夜的一丛火苗。

回到田间地头都是流氓歌,流氓歌是最有民间精髓的。不要沮丧。从龙宫回到人间。我最初想成为一名朋克主唱,后来成为一名民间音乐人和民谣歌手。后来,“民歌变成了流行歌曲。在这个年龄我应该成为一名艺术家。以后想明白了,就做一个行走江湖的艺术家。”

江湖艺人最靠本事说话。曲目单上的歌都唱毕,玮玮觉得还是太中规中矩,对不起大家的一百块钱。“肉蛋双飞”地加唱数首,才过意得去。

点击展开全文

张玮玮郭龙 现场|张玮玮&郭龙:就做个走江湖的艺人吧

张玮玮&郭龙&萨尔的“沿江而来”巡演行至上海,一起带来的还有玮玮的感冒和乌镇水边彻夜歌唱后倦怠的清醒。一直这样,在舞台上读诗讲故事,脸上带着真诚,脸上带着冷酷的笑容,偶尔插几句,加上“他觉得嗓子不好,今天吃了九个梨,七八个润喉片,两杯蜂蜜水”这样的关键细节。张维为的“我喉咙里有感冒,但我心里没有感冒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