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热点

张易之和张昌宗 隋唐历史 | 张易之、张昌宗美貌招祸

大多数人羡慕美。但是美是遗传给父母的,有一个很棒的礼物。

拥有美貌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结交很多人脉,但也会引来虎狼。

美不等于诅咒,美藏着诅咒。

美女就不说了。这里只提到武则天时期的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

张兄弟是时期尚书左仆(宰相)张杭成的孙子,属于眉清目秀的少女。据史书记载,《长空万岁》二年(697年),张昌宗被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推荐给武则天,后来张昌宗又推荐了他的弟弟张易之。因兄弟皆在宫中,皆是脂粉朱,衣冠楚楚,皆承杨之恩。”

客观来说,武则天成为皇帝后,并没有像男皇帝一样建立“后宫”。在史书上,武则天前后的所谓四男宠真的没有“男妃”这个名字。就拿二位来说,除了为皇帝炼丹,负责医疗,他们还有和其他大臣一样的职位——虽然不是很重要的职位。武则天对两个画面很好,其实在她寂寞的时候,就让他们逗她,允许他们在她面前放肆一点。尽管如此,后世一些封建史学家仍把武则天的私生活描写得俗不可耐,而张兄弟更是恶搞。

两个其实是错的。

首先,这两本书是有真才实学的。

张出身名门,理应受到良好的教育。《旧唐书》上说“支一、昌宗皆粗而文学”,昌宗“擅曲填词”。所谓“粗归文学”的“粗”,是历史学家的主观判断。是厚是薄,不一定。按照封建史家的说法,两人都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能“文艺”就很不错了。另外,音乐剧歌词不是学习吗?所以,两个不是花瓶。

张易之留下了四首诗和一篇《秋宴序》,张昌宗留下了三首诗。平心而论,张易之的《秋宴序》和张昌宗的《少年旅行》仍处于相当水平。在张易之的《秋宴序》中,有这样一句话:“它靠近叶翔,是一片儿童和马匹的田野,斜照着磁山,这是一片野人养牛的土地。你可以练习,你可以迟到。群公松竹之心,兰芝之性,忠而知主,投分而遇神。”有人认为《秋宴序》不亚于王波的《王腾亭序》。虽然夸张,但至少是一篇优秀的文章。看看张昌宗的《青春旅行》;

少年不知事,汉魏游。朱轩水上车,游乐浮云骑。我有不同意见,但我没有二心。白碧给了米米,黄金也在全力以赴。妙舞浮龙筒,青歌吟凤吹。三春小游园,千日中山醉。谁讲名利?依靠孟尝君,你知道你可以变得正直。

《少年旅行》可能是张昌宗不在宫里时写的。那时候的他和很多有抱负的少年一样,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一个少年能写出这么一首诗,这叫高才生。

第二,两人无权在一人手中倾斜。

《旧唐书》说“春秋天高,政易兄弟”。这恐怕有点炒作。因为我搜了一下史书,没有看到任何直接由两本书处理的政事。再者,中国有句古话“有理有据”。如果武则天要两份代替她处理政治,就必须给她一个很高的实职,或者有明确的授权,但在史书上没有看到。《旧唐书·宋京平传》说,“张易之和他的弟弟常宗总是傲慢而有益,并倾向于依附他们”。这也是夸大其词,耸人听闻。张易之、张昌宗曾命画师为吴三四、阎娜李桥、凤阁侍郎苏维道、夏官侍郎李炯秀、临泰初级监工王绍宗等18人画像,他们的名字叫高仕途。从另一个角度看,张是在努力与朝臣保持团结。然而,每次他们拉朱敬泽参加,朱敬泽都拒绝辞职。这说明臣子看不起他们(和武则天的暧昧关系)而不是两人嚣张。也是《旧唐书·宋晶晶传》。到了酒席,被称为三品的张易之赶紧起身让座给六品的宋静。多卑微多贤惠,宋静却不领情。新唐书《狄传》记载,兄弟二人“尝从容求自保,曰:‘劝迎庐陵王,方得免祸。’”这说明他们兄弟知道自己有多少斤,非常尊重“老干部”,对“老干部”的意见也是遵从的。还有就是对魏的所谓诬告,不一定是诬告。张易之向武则天抱怨说,太子(李习安)的儿子王绍和他的女儿永泰县“偷了两个独裁政权”。武则天让太子自己处置,“太子上吊杀了”,就更不像话了。其实张根本就没有“专政”,又怎么能重新润色,从永泰郡主那里偷话呢?很有可能是两人偷偷说了自己奶奶武则天的隐私。如果不是,李显端不会杀自己的孩子!其实当时很多人对武则天说这两张图不是,比如狄徐人杰、朱敬则、宋晶、魏安世、桓范艳……但是武则天玩得很开心。由此也可以看出,“偏向依恋”其实是你想补充的一种犯罪。

最后,唐力有两项功绩。

张易之和张昌宗很受欢迎。因为年轻不成熟,很可能会有一些违法行为,比如徇私枉法,徇私舞弊,收受贿赂,但确实没有什么大的劣迹。天寿二年(691年)九月,吴暗中唆使王庆之等数百人从洛阳来,要吴做太子。但武则天的态度很明确,李昭德的幕僚杀了王庆之。之后,两兄弟劝武则天立庐陵王(李习安,中学)为太子。武则天听了张的建议,把带回了洛阳。由此看来,张对唐朝有一定的贡献。

虽然唐二书和一些大臣之间有矛盾和纠葛,但根本原因是武则天不敢像男皇帝那样给两个“帝贵府”的封号。越胆小的人越挑毛病。试想,如果两张照片被封为“皇叔”,直接住在宫里,会是什么样子?大臣们看到两张图都要磕头了。他们怎么敢公开发表言论?但是武则天真的做不到!因为在古老的封建制度下,女性称帝已经突破了男性的底线,大臣们根本无法容忍女皇帝为了得到后宫里的几个小白脸而大开杀戒,让她们顶礼膜拜,这将导致天下大乱!而生活在权力巅峰的武则天,晚年每况愈下,难免寂寞。她不仅没有丈夫,也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但她知道,虽然自己是皇帝,但男权世界的本质并没有改变,她只能退而求其次。于是,她悄悄找了两个,让两个以官方的名义,不仅仅作为她的保健医生,还偶尔去找她解闷,打发寂寞的日子,可谓神神秘秘,半明半暗。从这里我们可以理解,女人就算是皇帝,也不敢像男皇帝那么嚣张,有自己的秘密和无奈。然而,那些部长们并不体贴。他们反而磨路找驴蹄印,抓了两把,然后向武则天诉苦挑事。武则天累得等不及他们了。其实武则天很清楚,就是无中生有,所以她不得不支持两位。但最终,无情的宰相张建之错了。他以“两次叛乱”为借口在神龙(705年)发动政变,杀死了张易之、张昌宗、张长启、张同修四兄弟和他的表弟张作雄,还把82岁的皇后赶下了舞台。不仅如此,他们还派了几十名效忠武则天的朝臣和文士南下。

两次叛乱?这就是它不能造假的原因!两个小白脸,既无兵权也无人脉,拿什么谋反?这种连幼儿园小朋友都哄不动的“皇帝新衣”,被历史学家当成真正的理由代代相传。是不是一当上所谓的“唐史”权威就脑残了?

《子·同治鉴》卷208考引《通记》云:“武则天在商鞅宫,形容精疲力尽”,仲宗见了,惊呆了。武则天哭着对儿子说:“我是从芳龄来接你的,我是受了世教,而五贼(指张建之等。)都很贪婪,让我大吃一惊。”仲宗“泣,谢死”。“五贼贪功”这句话其实指的是肯。

唐天宝九年(750年),张长启的女儿控诉父母的恶行,玄宗下诏平反张易之兄弟,恢复他们的官职。

可惜的是,唐太宗虽然已经给了这两份张平安逆,但封建史官仍然不承认这笔帐,仍然把这两份写得脏兮兮的,还“败坏”了张长启女儿的奏章内容。

两个不是坏人,却落在一张美丽的脸上。就他们能够向武则天提议李习安为太子而言,可见他们有头脑,有一定的政治远见。但是在吴立争权夺利的背景下,他们只能是受害者!

当你读历史,热爱历史的时候,骂人不好,不骂人就很难宣泄。所以,我要骂那个美女!

该死的美女!

作者|宋宗羲

来源|洛阳隋唐历史学会

编者|洛阳隋唐史学会(ID:suitangshi学慧)

点击展开全文

张易之和张昌宗 隋唐历史 | 张易之、张昌宗美貌招祸

大多数人羡慕美。但是美是遗传给父母的,有一个很棒的礼物。 拥有美貌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结交很多人脉,但也会引来虎狼。 美不等于诅咒,美藏着诅咒。 美女就不说了。这里只提到武则天时期的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 张兄弟是时期尚书左仆(宰相)张杭成的孙子,属于眉清目秀的少女。据史书记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