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中越冲突 中越战争全景图,太恐怖!

在祖国走向辉煌的时刻,我们一定不能忘记,有22万中国热血青年,为了国家利益,从广西、云南等地涌入越南,做出了不亚于朝鲜战场的惨烈牺牲,攻克了越南重要城镇郎儿、老街。

通过这次“自卫反击战”,这几个20岁的小伙子用他们殷红的鲜血作为墨水重写了国际政治版图。改革初期,针对越南的“自卫反击”开启了中国对外开放的新时代。。。

1979年2月和3月的中越战争,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之战。我们不能忘记近39年来,在财富和物质繁荣的前夕,有多少美丽的身体和纯洁的青春消失了。。。。

近40年的改革也是个人和家庭改变命运的伟大时代,他们演绎了多少商场爆发、职业转型、学业进步的传奇;然而,我们的民族英雄正在盛开,但他却落在了生命的起跑线上...

历史的痛苦不能忘记,纯洁的灵魂不能忘记。

值此今日自卫反击越南35周年之际。。

让我们向我伟大、英勇的人民军队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还有。。。记忆深刻。。。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为国捐躯的烈士们!

1979年2月17日,新华社发表声明:

“越南当局无视中国的一再警告,最近派遣武装部队入侵中国领土,袭击中国边防人员和边境居民。局势急剧恶化,严重威胁中国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全。中国边防军忍无可忍,被迫还击。”

突然,中国人民把撕心裂肺的目光转向南疆,许多军属家庭彻夜不眠,为儿子和兄弟祈祷。

第二天,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了新华社的前线新闻。关于这场战争只有一句简短的话:“战斗开始于广西龙州、靖西,云南河口、金平一带。”没有提到参战人数,主攻方向,战役进展,伤亡情况。

“文化大革命”后,国内新闻观念比解放战争时期更加保守,战争新闻的最高准则是防泄密。从当时的《人民日报》上,不可能知道这些年轻人是如何一个个剃着光头,拍着照片,给亲人留下遗言,在军旗下宣誓,喝着首长推崇的烈酒,然后带着无限留恋的目光回头看着祖国北方的方向,心里喊着“再见妈妈”,在越南军队疯狂的炮火下,踏上了一段充满地雷、竹制陷阱和异族仇恨的旅程。

根据后来披露的史实,实际战况是:广州军区、昆明军区、成都军区,9人22.5万人,早在1978年12月底就已经在广西、云南中越边境驻军。2月17日,中央军委下令,将第41军、第42军、第43军、第54军、第55军、第50军(第149师除外)划归东部兵团,由许将军指挥。向广西方向进攻;以第11军、第13军、第14军、第50军第149师为西兵团,在杨德志将军指挥下,从云南进攻。

与广西、云南相对,越南有6省11县。经过几十年的反法反美战争,中国士兵面对的是真正“武装到牙齿”的越南人。军队勇猛善战,老百姓都是军人,号称“第三大军事强国”。指挥奠边府战役并击败法军的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有一句名言:

“世界上每分钟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一百、一千、一万、还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为了革命,为了民族团结,就算是同胞,也不算什么。”

越南军民那么勇敢,而中国刚刚经历了文革时期的内乱。军队缺乏作战训练,参谋老化,作战装备捉襟见肘。连头盔都配不上!越南士兵一般装备苏制AK冲锋枪,而我们的士兵还是用56式半自动步枪。军工生产质量得不到保证,手榴弹扔过去不爆炸,冲锋枪开两次就卡,甚至炮弹在枪管里爆炸。这种情节在越战小说和电影《山下的花环》中引起了观众极大的愤怒和无奈。因为军阶制度的废除,一旦牺牲了这个作战单位的首长,马上就没有领袖了。后勤保障跟不上,战场伤员死亡率高是因为得不到及时救治。

中越双方都不想战争升级,没有使用空军队,所以军队的杀戮更加血腥。在“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年轻的中国士兵除了海上战术,战斗英勇,牺牲牺牲,别无他法。1979年被西方媒体广泛讨论的一个现象直到1984年《人民日报》发表昆明军区作家彭景峰的通讯《战士保卫南疆》才第一次被承认:在中越战争中,使用了人肉“排雷者”。当部队进入雷区,进攻受阻时,彝族班长安平静地对士兵们说:

“前面是雷区,别靠近我!”然后他跳起来滚向雷区,雷区一个接一个爆炸。他的右手被炸掉了,还咬着牙往前滚;他的眼睛被炸瞎了,他仍然带着他那血肉模糊的身体向前翻滚...

彭景峰说:知道自己死了,为了胜利不怕死的勇士,在这次反击中随处可见。

西方记者猜测,这些敢于冒险的中国士兵可能是被迫服从上级命令的。彭景峰在战场上发现,西方人道主义小白脸完全低估了东方人的人格境界!在山下的养老院,彭景峰遇到了刚刚被扶下来的战士刘义夫。他一个人排除了20多枚地雷,身上有36枚弹片!

“当医护人员给他换上沾满泥巴和鲜血的衣服时,发现他口袋里没有钱,只有一张16元寄回家的汇款收据。人家明白,这又是一个准备死在乡下的勇士!”

根据网上昆明军区“对越自卫反击战”总结材料显示,2月17日至3月16日部队撤离时,解放军和广西、云南原民兵共牺牲6954人,受伤14800多人。2月17日至2月27日,越南军队阵亡1.5万人,2月28日至3月16日,越南军队阵亡3.7万人。实际伤亡人数可能会大很多!

1979年一战后,边境拉锯战持续了十年,牺牲了无数中国少男少女。1300公里长的边境线中方至少有14个县市修建了专门的烈士陵园,用于对越“自卫反击战”。从西到东依次是云南的金平、蒙自、屏边、河口、马关、麻栗坡、西畴、阜宁,广西的那坡、靖西、龙州、萍乡、宁明、方城。最早(1979年2月)也是最著名的麻栗坡烈士陵园建成,埋葬了937名中越十年战争的烈士,并由邓小平亲笔题写。

博主这一代的大学生记得怪物猎人,一个19岁的戴战士,和一个吹着漂亮竹笛但中文说得不好的英俊年轻人。1979年4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新华社记者李乃印、张莉撰写的长篇时事通讯《他为祖国奉献青春》。在一场激战中,他只身潜入敌侧,歼灭敌人20人,被授予“孤胆英雄”称号,并在进攻朗多时被射杀牺牲。

1979年,怪物猎人的名字和今天的赖宁、周杰伦一样响亮。博主记得新华社在稿子里提到怪物猎人已经在西双版纳老家交了女朋友,李奈觉得剩下的那摞信里没有那个漂亮姑娘的信。70年代末,社会风气保守,人民日报编辑部可能担心宣扬“早恋”,删掉了这个情节。总之,一个19岁的鲜活生命刚刚离开了我们。

”刚转过一个山嘴,一丛树木射出了一梭邪恶的子弹,其中两颗穿透了怪物猎人的胸膛。身后的班长看到他摔倒,慢慢抬起头,朝北方——祖国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就不动了。”

19岁,经历了30年改革开放的年轻人是什么概念?张朝阳19岁在清华大学学物理,丁磊19岁在电子科技大学学通信技术。毕业后,他分别创办了搜狐和网易,成为中国新兴的IT领军人物。马云19岁第二次进入高考考场。他数学只考了19分,不得不开始工作,骑三轮车送杂志;但在市场机会充裕的改革时代,马云终于上了大学,创办了阿里巴巴网站,收购了大器晚成的雅虎中国。像怪物猎人这样的英雄,出身于一个家庭,就算死里逃生,就算数学成绩比马云高,恐怕也很难像丁磊一样成为北京电信前100用户之一,在IT行业也很难掀起波澜;

但不知道怪物猎人还是其他什么英雄,像国美电器老板黄光裕,初中没毕业,南闯北做点小生意,抓住机会成长发展,最终闯入胡润财富榜。即使不能成名成家,也可以享受改革开放时代的消费时尚和社会自由。要知道,1979年的中国,连穿格子衬衫都和今天裸奔一样震撼。越战的年轻人基本未婚,大部分没有恋爱经历,还没来得及尝到生活的甜头就匆匆离开了。

而不愿意老去的整整一代年轻人,都在整装待发,准备在这场“三千年不遇的变革”中展示自己的才华,这些年轻的战士们听着政府和国家的号召,高昂着头冲向南部边境,明知此行很可能没有回头路。

他们大多数来自农村地区,尤其是在老年人和年轻人都很贫穷的地区。在小说《山下的花环》中,沂蒙山区烈士梁三喜没有像传统革命电影中描述的那样申请入党,而是提醒同志们注意他左胸口袋里的一张血迹斑斑的纸条,上面写着:

我的账单拖欠了

借:120元,公司司务长

借:70元,共青团参谋刘

借:40元,团后勤部主任

借:孙莹,副政教处50元

……

这张账单上写满了17个人的名字,欠款总额620元。这个催人泪下的细节绝不是李存葆闭门造车。当时烈士一般都是家境贫寒。《人民日报》发表的怪物猎人时事通讯里,专门写了怪物猎人遗物里有很多破损的制服,都是年轻人自己缝的,而且缝线那么密;有裂缝的旧胶鞋打了补丁,看得出不止一次修补过。

活着的英雄,因为普遍文化水平低,很难被推荐考上部队里的军校。战后,军队大规模停止了精兵简政的做法。所以,抗击越南的英雄,在今天的军队队伍中,一般都不是很高;回到国内,虽然有很多人被照顾到国企和集体企业工作,但进入中年后却饱受国企改革之苦,缺乏创业技能,被可悲地裁掉了。因伤致残的人可能会陷入绝对贫困,留下自己不忍读的故事。。。。。。。

1990年2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周良培的散文《生活的三维造型——读书》:

“不管他们多么雄心勃勃,身后有多少遗憾,他们都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荣耀在他们身后,他们根本无法知晓;你必须在死前对战争的胜利或失败负责;我不知道死亡的荣耀,但我知道生命的屈伸。”

“这里永远寂静无声,大部分都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他们去得太早了。人们心中留下的是遗憾和悲痛。历史编年史上留下的是写得满天的感叹号。他们中的一些人被杀死,在敌人的营地里玩耍,就像魔法士兵一样;有的多处受伤,腿断了,火线没断。肠子都打出来了,肚子还被手榴弹砸得粉碎;有的与敌作战,滚下山涧,与敌同死。在湿热的边境上,发现的尸体已经腐烂,无法拾起。只有我们知道他的头脑和内心。

“他们并不都葬在这里,但这是他们共同的纪念碑;不是所有在这里休息的人都被授予英雄称号,但他们每个人都是这个英雄集体中的著名英雄。他们热爱生命,有的甚至有死亡的恐惧。但是,当他们需要付出生命的时候,他们没有犹豫,没有花言巧语,可能会有遗憾,但不会有遗憾。他们知任仲和心事重重,尽忠职守,坦荡荡。像新生婴儿一样神圣纯洁。不同的姓氏,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地方,成了麻栗坡人,成了麻栗坡的永久居民。”

在过去30年的改革中,几乎所有的社会群体都从改革开放中受益,唯一不同的是受益的数量;但是一定不要忘记,有一个群体是绝对受损的!他们是中越战争的烈士和最英雄,尤其是伤残退役英雄,还有他们的亲人,尤其是幸存者!今天执政党宣布“以人为本”,首先要想到的就是他们!

每年纪念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不要忘记我们这一代人的最新战争!正是“自卫反击战”,为华夏国在近30年来“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奠定了第一个坚实的基础。如果说抗美援朝的志愿军曾经被称为“最可爱的人”,那么毫无疑问,1979年的这些士兵就是我们这一代最可爱的人!

跳舞赚钱时代的血祭。。。。

荆轲和聂政身处“风萧萧,水寒”的赵岩不毛之地,两人相约相约,对生无怜,对死无惧。但是,如果你在钱塘江畔,在那里“桥烟柳色,帘风掩映”,在“管强放晴,凌哥夜唱,一边玩一边钓荷花娃娃”的学校推广的时候,你会舍弃人生的美景,葬送缤纷的青春,从容走向绝地,你需要什么样的毅力?

1979年初,中国正处于从毛泽东革命时代到邓小平消费社会的转折点。多年来战战兢兢的政治运动逐渐远去,计划经济已经硬化的社会“大地微热”,烟柳画桥在望,情欲激荡。

年轻人用自己或朋友的单卡收音机偷偷欣赏邓丽君《你什么时候再来》的“颓废声音”;在日本宽银幕电影《狩猎》中,我看着一个冷脸的硬汉杜丘和一个留着长发的美女美月相互拥抱,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疾驰,被主题曲“啦-啦-啦-啦-啦-啦-啦”演唱。杜丘的风衣、帽子,以及后来美国肥皂剧《来自大西洋的人》中的青蛙镜,喇叭裤和大鬓角已经成为男孩们的酷装。在中国社会世俗化的过程中,一种新的人生观萌发生长,回归常识,就像意大利文艺复兴作家薄伽丘的《十日谈》中译本《人间幸福》的序言一样。

幸福不在于虚幻的未来天堂,也不在于鼓励人们自相残杀。幸福在于天下,即百姓吃好穿好;后来又有人补充说,幸福在床与床之间。

在1980年上映的电影《庐山奇缘》中,女主角张羽换了43套服装。可想而知,那个时代对时尚的追求和对物质享受的渴望被夸大了。但直到80年代中后期,还有其他的中国年轻人,远离家乡和亲人,以一个班、半个班甚至个别士兵为单位,在一个叫“猫耳朵洞”的狭小设防里驻扎多年,在生存极限下与越南人进行边境拉锯战。

猫耳洞是一个类似猫耳的石灰岩洞,石头坚硬,但不能开火,因此成为中越军队边境对峙前线士兵的藏身之处。据《人民日报》记者罗介绍,猫的耳洞一般不超过一米高,不超过两英尺宽。人不能站在他们之间,不能躺下休息,只能蹲着配枪,经常三个月!

亚热带雨季,天气闷热。山林里蚊蚋成群,一次咬一袋,皮破了脓就流出来。洞里人的汗酸味,食物的腐臭味,粪便的味道,老鼠的腥味,煤油的刺鼻味,火药的味道,各种霉味令人窒息。山洞又湿又黑,一些士兵别无选择,只能用拳头打它,直到关节发烫。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1979年抗越自卫战士罗,1986年成为云南省河口县民政局职员,曾任水头烈士陵园管理员。这个墓地里有358座坟墓,都是在1979年“自卫反击战”中并肩作战的战友埋葬的。

在过去20年的7000多个日日夜夜里,罗奇穿着旧军装,打着清晨的叫醒电话。老罗和老伴在墓园大门前的小房子里安顿下来,自费买了扩音设备,在墓园里安装了扩音器。

光天化日之下,老罗用喇叭喊着军事演习的数字和口号,偶尔还播放着枪炮声和喊杀声的录音。晚上,喇叭会准时响起熄灯声,伴随着老罗的报告:

“熄灯睡觉。今晚放哨——罗奇!”

面对358位有爱的同志,老罗会给他们烧香、烧纸、点烟,给他们几句安慰的话。罗奇向记者解释道:

“都是精力旺盛的年轻斗士,我不能让他们太孤独。”

历史的痛苦不能忘记,纯洁的灵魂不能忘记。

向英雄和英雄致敬!

点击展开全文

中越冲突 中越战争全景图,太恐怖!

在祖国走向辉煌的时刻,我们一定不能忘记,有22万中国热血青年,为了国家利益,从广西、云南等地涌入越南,做出了不亚于朝鲜战场的惨烈牺牲,攻克了越南重要城镇郎儿、老街。 通过这次“自卫反击战”,这几个20岁的小伙子用他们殷红的鲜血作为墨水重写了国际政治版图。改革初期,针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