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白举纲被专业乐迷质疑 登上网络热搜了!

说起刚果和平这个名字,很多人应该印象深刻。作为2013年《快乐男声》亚军,虽然不是大热门,但这几年也参与了一些节目,也担任过音乐节的导师。不过今年他作为乐队参加了《乐队之夏》第二季,不过这次不太顺利,因为刚果和平队不混地下,所以被专业粉丝评分低。

由Pax Congo和他的音乐搭档组成的乐队叫“白日梦综合症”,比赛带来的作品叫“傻梦”。这首歌是非常标准的摇滚风格。歌词虽然简单,但却清晰的表达了乐队的追梦态度。布置很有层次感。另外,Pax Congo的唱功很好,所以整个表演很完整,观众反应很热烈。

在宣布配乐之前,现场很多乐队根据“白日梦综合症”的表现,觉得配乐应该很高。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支队伍的分数不应该低的时候,公布的分数却让人大跌眼镜。其中人气粉丝给了101分,超级粉丝给了33分,都很好,但是专业粉丝只给了2分,也就是20个专业粉丝中只有一个投了票。Pax刚果大概没想到分数这么低,被摄像头拍到脸色明显变了。

其实不光是刚果和平听不懂,就连其他乐队也听不懂。《遗忘俱乐部》质疑是不是玩笑,而Joyside认为评分太低。最难理解的不是票数,而是所谓“专业粉丝”不给分的原因。

一个名叫郑翔的“专业音乐迷”认为刚果和平乐队唱得很好,但他不是一个“地下”和“太好的男孩”,所以他正确地认为刚果和平乐队做的事情没有核心。另一个叫徐晨的“专业乐迷”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仍然认为刚果和平没有经历过“地下”,所以做不出像样的音乐。

很多乐队都表示反对这一幕,边肖也觉得郑翔给出的理由完全不能令人信服。首先,要说人有没有被一首歌混到地下,显然是不可能的。这些没有给分的专业粉丝估计对Pax Congo的了解还停留在选秀歌手或者流行歌手的水平,很有可能是从一开始就在听有先入为主想法的歌;其次,什么时候成为衡量一个乐队和一首歌的标准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成长经历,任何经历都可以成为一部优秀的作品。不仅仅是抽烟喝酒打架暴力可以称之为摇滚,能玩摇滚的也是“坏男孩”。摇滚从来不是“地下”的专属。有很多庙会级别的乐队不是从“地下”出来的,可以得到粉丝的喜爱。再者,这个节目叫“乐队之夏”,不是“摇滚之夏”。这些专业粉丝本身就把“乐队”的概念缩小了,在此基础上又把“摇滚”的概念缩小了。

现场张伟和周迅,包括很多优秀的乐队,都觉得这些专业粉丝的话不像话,说是2020年,还在地上地下戴着有色眼镜看人,这是刻板印象。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真正在做音乐的人,他们的眼光很长远,思维包容性很强。而是那些平日里不会做音乐,不会告诉别人该做什么的人,为了维持空所想象的优越感,而试图把新鲜事物拒之门外。

说他们靠空想象优越感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是后来Joyside的例子所揭示的。他说这么多人喜欢Joyside是因为乐队在舞台上无拘无束,朋克。结果Joyside的几个成员当场被打,说“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被当事人打脸是最致命的,因为这说明该综合症的所有理论基础都是强行解读后想象出来的,其他根本不像他说的那样。

张伟总结的很好。“地下”有什么不好?对一群混的不好的人来说只是遮羞布。真正优秀的乐队,不是只有在安全的地方才能被认出来的。如果能被大多数人接受,那才是真正的成功。音乐应该是很包容的,音乐的发展也需要被接受,而不是依靠排斥和自恋。

最终帕克思·刚果的乐队被淘汰,本赛季的比赛草草收场。不过,这个结局也不算太差。毕竟现场的粉丝给了高分,说明他们的表演是成功的;超级粉丝给的分数不低。其中,张伟和张亚东是真正的乐队文化专业人士。马东和周迅也是经验丰富的人。这个分数也有很高的含金量;更重要的是,这么多身经百战的乐队都站在了刚果和平队一边,但不认同专业粉丝的人也能看出,这些“混地下”的同行肯定是“白日梦综合症”。所以我希望“白日梦综合症”不要因为这次失利而丧失斗志,音乐要自己去确认,而不是靠那些纸上谈兵的人。

点击展开全文

白举纲被专业乐迷质疑 登上网络热搜了!

说起刚果和平这个名字,很多人应该印象深刻。作为2013年《快乐男声》亚军,虽然不是大热门,但这几年也参与了一些节目,也担任过音乐节的导师。不过今年他作为乐队参加了《乐队之夏》第二季,不过这次不太顺利,因为刚果和平队不混地下,所以被专业粉丝评分低。由Pax Congo和他的音乐搭档组成的乐队叫“白日梦综合症”,比赛带来的作品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