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崔佳楠 国际认证化妆师的破圈之路 短鱼儿专访崔佳楠

文同·戴乐

编辑|山竹

特邀人才崔嘉楠

你可以依靠你的面值,但你必须依靠你的天赋。

他是国际认证的化妆师,亲自为很多明星画过妆。

八年来潜心学习化妆技巧,反复练习一套化妆技巧,只为效果好。

现在,他每天工作12个小时,只是为了给粉丝带来更好的产品内容。

在采访中,他说:“我只是想让喜欢我的人买他们喜欢的东西。”。

本期《短鱼》邀请到了美容专家崔嘉楠,分享直播短视频背后的故事。以下是小鱼和崔嘉楠的对话:

短鱼:在进入短视频之前,方便和我们聊聊个人经历吗?

崔嘉楠:我第一次是在南京淑月村当了三年的内阁哥哥。三年后,因为销售业绩好,被提升为化妆师。后来我来到上海总部,被提升为培训部经理。最后去日本考了一个真正的国际认证化妆师。拿这个证花了我相当长的时间,大概五六年。因为那个技术非常复杂,任何动作都不能出错。考试的形式是拍一段视频发到日本,很多日本高手都要重新通过。

我今年不年轻了。我记得家里没有电脑,也没有人陪我练习。白天工作,晚上熬夜看视频学习里面的技法,最后拿到了这个国际认证化妆师的资格证。

短鱼:你觉得你之前的工作经历对你的短视频有帮助吗?

崔嘉楠:你在柜台的时候,会遇到不同的顾客,创造机会和不同的人交流化妆和产品需求。当时才知道,每个人喜欢的妆容都不一样。我练习为不同的人化妆。在这个过程中,我积累了很多知识。

而且我很有表现力,我很擅长这首曲子。渐渐地,我觉得自己更适合幕前的工作。我之前做过的化妆训练,就是训练柜哥和柜姐。我把这部分工作转化成了短视频,教用户化妆。当然,也有区别。之前工作积累的经验对我现在做短视频有很大的帮助,包括一些化妆师和产品的精致卖点,很多都是之前积累的。

短鱼:在做账户之前,你对竞争产品做了一些研究吗?

崔嘉楠:肯定有。我之前做过一些研究,都是一些化妆师,或者化妆师,或者内阁兄弟的账号内容。刚接触这个短视频行业的时候,对个人拍摄或者剪辑都不是很了解。我一直在摸索和学习别人的拍摄方法和技巧,并结合自己的风格,做出最终的内容呈现。

短鱼:现阶段工作时间多长,会加班吗,最新电影什么时候上映?

崔嘉楠:其实时间不固定,但基本超过12个小时,最新一部是凌晨2点上映。

短鱼:作为创作者,你觉得你的账号换了多少次?

崔嘉楠:对我来说,每一个视频都是一个舞台,因为每一个视频都在尝试不同的新突破,每一个视频都要思考有没有新的内容或者形式创新,所以对我来说,每一次都是一次改变。

坦白说,虽然已经一年了,但拍视频的时候还是会有些紧张。

短鱼:如何克服这种紧张?

崔嘉楠:其实对我来说,我喜欢这种紧张的感觉,因为它能给我带来一点压力,让我拍出更好的内容。我个人认为,如果没有这种张力,可能是对内容不负责任的表现。

短鱼:你觉得美妆账号的生命周期有多长?

崔嘉楠:我觉得美妆的内容应该是永恒的,因为大家对美的需求是不会变的。可能十年前化妆的人还很少,但现在国内已经有一大批人开始学习化妆,这种需求只会越来越强烈。所以我认为美妆账号的重点是能否抓住用户,及时根据用户需求的变化调整内容的呈现方式。我觉得美妆账号的生命周期很长,如果我们能一直以满足用户需求为目标去迭代内容。但是如果只靠自己做事,账户的生命周期可能会很短。

短鱼:你认为用户的需求点是什么?有什么变化吗?

崔嘉楠:目前Tik Tok还是一个娱乐平台,用户更喜欢边笑边学知识。

我觉得还是总结一下用户的需求比较好:他们想从一个泛娱乐的形式学习化妆知识。所以我们会在这个平台上尝试一些互动视频和一些新的内容形式来满足用户的需求。比如我的新系列档口和给陌生人换妆都是比较新的尝试,数据结果也证明大家会更喜欢看。

短鱼:你认为一个优秀内容的标准是什么?

崔嘉楠:我觉得一个标准的优秀内容一定会抓住用户喜欢的点,给用户带来反馈。站在用户的角度,我们可以思考用户能从这个内容中获得什么、学到什么,或者能不能让她开心或者感受到正能量。因为短视频有不同的内容形式,我认为让用户花时间观看的是高质量内容的基本标准。

短鱼:第一次直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吗?

崔嘉楠:第一次直播是2020年3月我的生日。它卖了3万元。生日那天晚上,我在直播间教了6个小时左右的化妆技巧,才卖了3万元。记得当时网上直播只有二三十个人。可能因为我是教化妆的男的,所以很多用户也会在直播间互相骂人,这让我当时很委屈。我的初衷只是想给我的粉丝说说我喜欢的产品的价格,让他们能以最实惠的价格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短鱼:直播前团队会有彩排吗?

崔嘉楠:是的,每场直播都会提前一天排练,跟团队走完整个直播过程也需要一天时间。

短鱼:直播的选择有什么偏好和团队标准吗?

崔嘉楠:有些产品会根据用户的画像来选择,主要看品类。如果是护肤品的话,非常能被用户接受。如果是一些高价的化妆品或者一系列的洗漱用品,用户的热情会比较差。

但对我来说,选品的规则更多是我觉得好用的产品,或者是身边化妆师朋友推荐的我觉得不错的产品,然后团队会进行第二轮筛选,第三轮是看品牌背景和品牌工厂,确定产品的成分和添加没有错误。最后要和品牌沟通,看能不能拿到很低的价格。

短鱼:你在产品选择上,对创业品牌和大品牌有偏好吗?

崔嘉楠:我觉得创业品牌还是大品牌,不是衡量一个品牌质量的标准。在我看来,一个好的品牌标准就是一个真正有保障,用心做产品的品牌。大品牌和创业品牌都是一样的,只要做得好,我们在选产品的时候都会一视同仁。

矮鱼:到目前为止,你达到了最初的预期了吗?这部分的未来计划是什么?

崔嘉楠:我个人觉得销量没有达到我的预期。直播的数量正在增加。事实上,我们没有说目标是多少。预期销量会根据直播的增加而增加,所以还没有达到预期,但我会继续做下去。

短鱼:你有什么经验可以和新创作者分享吗?

崔嘉楠:我个人认为Tik Tok直播电商领域发展会更快,新的同行也很多。希望大家不要着急,慢慢来,好好干。

点击展开全文

崔佳楠 国际认证化妆师的破圈之路 短鱼儿专访崔佳楠

文同·戴乐 编辑|山竹 特邀人才崔嘉楠 你可以依靠你的面值,但你必须依靠你的天赋。 他是国际认证的化妆师,亲自为很多明星画过妆。 八年来潜心学习化妆技巧,反复练习一套化妆技巧,只为效果好。 现在,他每天工作12个小时,只是为了给粉丝带来更好的产品内容。 在采访中,他说:“我只是想让喜欢我的人买他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