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事件

余昌平 被感染医生余昌平:我在阎王殿里走了一遭 又回来了

原罗和邓报道

在医院床上无法起身的第五天,余昌平医生出现了一个念头:我会不会死掉?

他做了自我评估,他可能会。死亡的概率是30%。“如果这两天没有好转,你可能活不下去。”转念一想,他说:“如果稳定,就有很大的希望。我还有70%以上的期望活着。”

1月14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余昌平医生开始发烧,17日确诊感染新型肺炎,开始住院治疗。三天后,病情急速恶化。他连续五天无法起床,呼吸困难。23日,他二次复查后,病情开始好转。

2月20日是他住院的第35天。作为一线医生、患者和防治组专家,他不断在网上发布视频,分享治疗过程中的经验,普及疾病,预测疫情发展。视频里,他总是笑。病重时,他也冷静分析,“今天是我的拔河,我要把它交给过去。明天我会好起来,慢慢好起来。”“我这么帅,这么可爱,死了多可惜?”

他说自己从阎王殿里走了一遭,死了一趟,又回来了。在传播最广的视频里,他指着镜头笑着说,“怕什么?天塌下来,有长个子顶着。疾病来了,有我们医护人员冲在前面。”

平时,余昌平喜欢打羽毛球。治疗过程中,一位高尔夫球手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说他很快就会康复,将来还会再战。他回答说,我打不过你。我病了,打不过你。但是你说,有没有可能在这次抢劫之后,我的技能突然提高了很多?

以下是余昌平的口述。

“我在阎王殿里走了一遭”

大家好!我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的于昌平医生。我好吗?谁知道这几天我会成为网络名人?这不是我想要的。

我不是大人物。但是你们一定很感兴趣。因为我很有趣,有很多故事。

我是一名医生,一名专家,也是防治团队的一员。我倒下了,我要死了。我在地狱的宫殿里走过一次。可怕的看到我,问,你在干什么?他说,你看起来像个好人。我说,老子也帅!他说,50年后你会来找我。所以我就跑了。我很幸运。这是我的故事。你喜欢吗?

如果你愿意,就去吧。1月14日我生病了。我当时发烧,白天烧,晚上不烧,38度5。其他都很正常。不流鼻涕,不咳嗽。我吃饭时打嗝。我说肠胃炎了吗?它不像,它没有腹泻。有什么问题?从14号到15号,我没有去上班。我说我想休息一下。15号有个专家诊所,所以我必须去。去了之后坚持不下去了,就早早的停了门诊。

我为什么去做检查?因为17号星期五,我们科室要吃年饭。我说万一我去了,传染几十个。我必须要查一下。当时我就给同学、同事打电话,我们17:15出发,我说现在17:00,马上给我做个CT。一做,双肺有问题。病毒性肺炎!我说算了,不去了。我还有个同事,也乏力,跟我一起做,也是肺炎。我们两个,就这样住进来了。

当时我没有呼吸,没有感觉到胸闷,我只是烧着了。第二天很好。第三天20号,感觉越来越不舒服,就自己下去做CT复查。乍一看,双侧肺部病变正在增加。这是我预料到的,病毒性肺炎也是。我希望它会慢下来。预计会增加。

但这之后,病情急速恶化。我有五天,再也没起过床,坐起来都没机会。胸闷、喘气、呼吸困难,要吸氧。一天比一天重。我过身之后想,哎哟!五天没有起床啊!从来没有过的事。五天没洗脸,没漱口。

第五天,我想起来了。我会死吗?因为我这样做。我知道病毒性肺炎肺部会加重,感染严重时会死于呼吸衰竭。我想,死亡是什么?人总会死,迟早的事。万一到了那一步,没人能帮得上。只有我有一个遗憾:钱不多,买不起,家里也没照顾好。但仅此而已,没多大关系。

我考虑,我有30%死掉的可能性。如果这两天加重,我就活不过来了。但如果今天之后的两三天,稳住了。诶!那就很有希望了。甚至,会好转。所以我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期望,活得过来。我对这个病还是了解,毕竟我是专家,是不是?

那五天,躺在床上,我有了活下去的信念。什么信仰?因为我身体健康,抵抗力强,可以对抗病毒。还有一个,虽然呼吸困难,但能吃能喝,能睡。退烧了就可以吃了。我吃不下,喘不上气,慢慢吃。吃的要命!我能吃得好,睡得好,所以我一直认为我有很大的生活希望。

23号,我去复查CT。我搞个氧袋,让人用轮椅推我下去。我心里有数了。我知道我最困难的是昨天晚上,这天是拉锯战。我把这天挨过去,明天我就会好转,慢慢地好转了。

嘿!情况就是这样。那一天,稳定了,进步了。第二天,又好了。每天都比每天好。我的医生来查房,问我怎么样了。我说好,越来越好!他说:“你看起来气喘吁吁,呼吸困难。你怎么这么优秀?”我说,我自己的情况比较重,有所好转,还不错。

我的故事好玩吗?有意思吗?病了这么大一场,差点死了,但我又回来了。是不是很好?

但是这两天,休息不好。为什么呢?信息太多。高中组、大学组、硕士组、博士组、博士组。朋友,想住院的,想提问的,关心我的。全国各地的信息太多了。另外,看到疫情的情况。作为一名医生,你在良心方面很着急。所以,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够有所作为。

之所以录制这些视频,是为了用科普的方式传达对疫情的理解和判断。结果,嘿,你为什么喜欢宣传我?我最不喜欢出名。要出名,不是这样的。但是,我说做点什么没关系。我有时候会在微博上提建议。我是一颗温暖的心!你不觉得我是小医生,但是我有社会责任感,我有我老公的责任。

“这次疫情过后,我们有了改变生活的友谊。”

我也不知道谁感染我的。我接触过很多病人。早期有一次急诊科会诊,一天下去三个全是这个病。那时候还没有确诊。确诊很难,需要医院领导签字。但我们作为临床医生,我一看就是病毒性肺炎,多半是冠状的。还有一次病情会诊,病人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你说是谁感染的?我冲在最前面,都是接触这种病人,总有一天会感染。反正感染了。

我现在在隔离病房。在外面,护士和医生进来查房和打针,穿上隔离衣,然后出去的时候脱下来。我妻子来了。有人要问,你妻子感染了吗?你伤害了我?

是这样的。当时住院第三天,非常不行,可能会死掉。我的夫人过来陪护了。本来是不许的,但我几乎已处于弥留,而医院的人员调配紧张得不得了。我是专家,对自己有评估,我知道这几天危险期渡过去,我可能活过来。如果没有人护理,就可能会死掉。于是就同意了。是存在风险,可能百分之八十会感染。但我心里清楚,是可控的,就算感染也是轻症,好治疗。

我同意她的关心。她后来咳嗽了,我知道是感染了。我说,你去做个CT。她说不要做。我说为什么?她说,我挺轻的,你现在挺重的,等你好点了我再做。24号我好了,她去做CT,肺部有问题。轻,不发烧,只是有点咳嗽。

我把她感染了。我做得对不对?没有对错。我是将死之人,她可能感染,我心里清楚。但也不对,毕竟把她置于危险之中。

但我还是要说,我有点感动。当时她姐姐打电话给我说怕你活不下去,你老婆天天哭。

我说,该哭的。我这么潇洒,这么可爱,我死了多可惜?

但是在照顾我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她哭。她每次都笑。有几次,她故意惹我生气。我生气的时候对她大喊大叫。我说,离我远点!她故意靠近我。我说了,出去!她笑,说你没事,还能冲我吼,说明你没事。

情人节,很多人来问夫人好些了没。她已经好多了。从重症到恢复,她一直照顾我。内心深处,确实感动。我说,经此一疫,我们俩不止是夫妻,更是生死之交,是可以换命的交情。

“我理解的拐点,正在到来”

最近收到很多短信,求助,帮助诊断。我是临床医生,一看到就出来了。我来教你,很简单。

这个病和流感、普通感冒有什么区别?它以发烧为主。普通流感,高烧、咳嗽为主,会流鼻涕、打喷嚏。这个病很少打喷嚏。当然,治疗过程中出现感冒也会打喷嚏。但最开始出现的话,就和这个病关系不大,是普通感冒或流感,现在也是流感的高发季节。

大多数前来就诊的病人都发烧了。然后医生做了CT扫描。一针显示肺部有问题,是两肺都有变化。一般的病变,典型的是一个肺的变化。因此,我们的临床医生经验丰富。有发热和肺部改变的患者,第一眼看到的是病毒性肺炎。

这个病的CT,又有特点。它的CT表现,是从肺的边缘开始的,挨着胸壁的,胸膜下开始发病。发病特点是什么?棉絮状、棉花状改变,还有的是片状的影子,也有病人表现为条絮状、树枝状。临床诊断,八九不离十。这对我们下面的,市、县的医生,快速诊断很有帮助,做一个初筛,这是肺部特征。

还有,说到生病,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多人不咳嗽。因为病主要在胸膜周围,不在肺泡或气道,所以一开始咳嗽很少见。你是否咳嗽取决于疾病的部位。比如我死过一次,只有呼吸困难的时候才会咳嗽。发展的过程就是慢慢侵蚀。在肺的两侧,它逐渐增加。

我们医务人员,接触病人多,有时候又不发烧又不咳嗽,做个CT,结果发现胸膜下有改变,范围很小。普通人不会这样检查,但是密切接触者、医务人员,是应该做。这种情况很多。

前段时间我一个同学,中南医院外科的,说有13个医生护士,都是中老年人,不是年轻人。我观察到这种疾病有特点。病例多为3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许多青少年和二十多岁的人不容易生病。比如我们科室,所有的病人都是30岁以上的医生护士。现在照顾我的四五个年轻人都没病。和工作环境差不多。

但是,它是传染病,任何人都可以传。我也看到一个新闻,武汉回去一个年轻人,三个人聚会都感染了。所以它不是不感染,只是相对好些。我们仍然需要警惕、防护。我们的大学、中学,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万一病毒有变异,万一有人感染,那会是大批的。这个要重视。

另一种,严重的往往年纪大,身体不好。病情危重,往往有基础疾病。但大多数人都是轻度和中度的。

知道这个病的特点了吗?它的状况,它的演变,你大致知道了。你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当你很好地掌握了疾病,下一步我们应该做什么?有什么意义?

首先,每一个人,当你得了病,或者你怀疑自己得了病,你就自我判断。你是处于什么阶段,什么状况?你是不是轻症?是轻症,很简单,居家隔离,戴口罩不出门。但我们要注意,居家隔离的病人,要和家里人分开,这是现实的问题。另外,你要防着,轻症变中症、重症。如果你发烧不退,出现胸闷、喘气,甚至呼吸困难,那么你可能变重了。要去医院,住院治疗。

作为一个政府,关键是管好重症,收留他们,治疗他们,增加医院数量,压制重症,然后才能顺利进行,否则越打越惨。火神山和雷神山,非常好。但是我们不能盯着它看。毕竟1300床是什么?未来,会有更多的病人。这两家医院不错,但是不能被人看。你应该有机会再次建造它。比如现在黄冈病人多,马上就建一个。在医疗薄弱的地方,立即建立一个。这是我的看法。

现在,总体情况在好转。八万武汉医护人员,再加两万支援医疗队,所有病人能收就收,下一步,就看治愈了。作为我们基层医生理解的拐点,应该是减少感染+极低死亡率+治愈率提升。

为了给恢复期患者提供足够的营养,定点医院的很多食堂估计鸡蛋、猪肉、牛奶、水果都不够。如果有爱心企业,可以试着给定点医院准备一些。看,我吃肉和蔬菜。我吃得很多。为什么呢?我想长大。我至少瘦了十几斤,蛋白质低,需要吃,要吃干净。

我们现在,就像在一艘大船上。船遇到问题了,大家都受到影响。关键就是,齐心协力,把船修好。我们医生现在首要考虑的就是强力干预,挽救生命。因为医学存在的终极理由,就是生命第一。活下来,才有更多美好的可能。

“病人会很多,但不可怕”

2月16日下午,武汉的阳光很好。透过玻璃,我感到温暖。我一直认为我的性格适合当医生。因为我豁达,有思想,聪明!关键是身体健康,能承受工作压力。我有一颗善良的心,能站在你要去的地方。除了生死,都是小事。所以,我会尽力让身边的亲人、同事、病人看到我开心。这也是我的荣幸。

我在视频里说我们总是会赢的,我有我的判断。

首先,这种疾病的特点是传染性强。这是一个大问题。在早期,许多病人不知道自己生病了,但他们是会传染的。所以可以推断,最后生病的人会很多,不知道有多少。一万,五万,十万,二十万,谁知道呢?这取决于运气,许多因素,控制,以及你配合得有多好。

但我观察还有一个特点,大多数是轻症,不重。就像我老婆那样的症状,这是好治疗的。是个好事。轻症可以隔离吃点药,中症也可以治好。少部分重症,就是我们医生、专家要改进的问题,给他治好,不让他死掉。危重症,是我们的问题。

另一方面,全国人民都非常重视它。今天心情很好,情况明显好转。以前看病要等七八个小时,住院多日,到处乱跑,就是传染源。现在明显好转了。有许多新医院和更多的医疗资源。以前执行慢,现在已经执行了。这将减轻人们对死于重病和无法住院的恐惧。这么大的问题解决了,然后就顺利了。

天气好转也会有帮助。随着天气变暖,病毒会受影响,会减少它的扩散能力。我说我们总是会赢,是有道理的。我们大部分,都是好好的,不会死。

我们应该做好准备。会有很多病人,但并不可怕。你和我都很好。

什么时候控制?我只能说个大概,也不确定。一边走一边看,但是总会控制。中长期来看,我是有信心的。但是它现在太厉害!必须高度关注和防护,不能轻视。

再说,你怕什么?在武汉,我怕个球!天塌了,一个长人站在上面。当疾病来临时,我们的医务人员会冲在前面。没什么可怕的。

今天看到朋友发的视频,才得知大鹏给我写了一封信。看完之后,很有感触,也很喜欢。在病房里,我问老婆,你知道一个叫大鹏的吗?她说,是不是那个演煎饼侠,又是演员又是导演的?我说是的。她说,演得很不错。有机会,我也要去看看《煎饼侠》。但是我要提醒大鹏,别吹牛,做视频你肯定比我强,但是其他的未必。我可是一个很牛的临床医生哦!眼光独到,能从现象看本质,而且兴趣广泛。我发了微博,等疫情散了,我和夫人一起,去看电影。

我喜欢打羽毛球。病情好转后,一位高尔夫球手给我发来信息,祝我早日康复,未来再战一场。我说,我打不过你。我病了,打不过你。但是你说,有没有可能在这次抢劫之后,我的技能突然提高了很多?

1月31日,我有个同学给我发微信。他感染了。外科医生,50岁左右。说他状态不好,呼吸困难,准备转重症监护室。我安慰他,因为当时我也重,我说你比我还轻,怎么会这个样子?

5号他给我发信息说明显好转了。10日,他说自己出院了。我很开心,我的同学都很好。我们的医生有个主意。

怎么样?我讲得是不是很好?我普通话不好,而且还喘气。但应该能表达我的意思。

你喜欢听我的故事吗?就像这样。我告诉你,如果你喜欢听我的故事,你会掉进我的陷阱。进片场,是好事。我的目的不是让你听我的故事,而是和你讨论。我对这种疾病的理解将帮助你了解它,并学习如何保护它。这是我的重点。等等!你喜欢我吗?好的,我们下次再谈。

资料来源:余昌平医生提供的视频,微博@余昌平医生

采访与作者:罗邓

编辑:何瑫

运营编辑:小瓜

点击展开全文

余昌平 被感染医生余昌平:我在阎王殿里走了一遭 又回来了

原罗和邓报道在医院床上无法起身的第五天,余昌平医生出现了一个念头:我会不会死掉?他做了自我评估,他可能会。死亡的概率是30%。“如果这两天没有好转,你可能活不下去。”转念一想,他说:“如果稳定,就有很大的希望。我还有70%以上的期望活着。”1月14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余昌平医生开始发烧,17日确诊

热门文章